重生之商女王妃
首頁 > 武俠小說 > 重生之商女王妃 > 第一千二百零二章 相依相守

第一千二百零二章 相依相守

目錄

    白如月呵呵笑道:“我也很想知道,賭約是從什么時候算起?”

     李錦榮回道:“從臘月十五,晉王第一次去朱府算起。王妃姐姐,你可不能輕易原諒晉王。”

     吳靜笑著說道:“小榮兒,晉王若是知道你這般要求王妃,一定會恨你的。”

     李錦榮揚起下巴,“那就無所謂了,咱不怕他。晉王這樣的男人,王妃就該好好收拾收拾,讓他長長記性。”

     白如月笑而不語。

     吳靜贊同道:“就是,這回,王妃一定要讓晉王長長記性。”

     幾人從賭注之事,說到夫妻的相處之道,再說到人情世故,家常理短,將觀燈賞景的事拋到一邊了。

     到是隨行的丫鬟婆子,睜大了眼睛看得應接不暇,只恨一雙眼不夠看。

     煙花燃盡,一眾人從船上下來,臨分別時,李錦榮還不忘提醒道:“王妃好姐姐,一年喲,記好了,起碼要一年。”

     晉王侍立在邊上,不明所以的看著晉王妃點頭,開口問道:“彤彤,什么一年?”

     晉王妃瞄他一眼,沒有作答,越過晉王,徑直往停在朱府燈棚邊上的馬車走去。

     得了晉王妃點頭,李錦榮很是歡喜,低聲對吳靜道:“靜姐姐,明兒你也去買幾注,怎么樣?大伙一起玩才好玩。”

     吳靜的興致被吊起,轉頭對白如月道:“太子妃,一起玩?咱們順道給晉王妃助攻。讓晉王妃別輕易心軟。”

     白如月點頭道:“嗯,我看行。明兒我讓清芊去買點。”

     李錦榮見自己將吳靜與白如月拐上,興致高脹起來,“回頭,咱們再動員儀姐姐她們一起,讓她們也買一些。”

     吳靜點頭道:“好主意!”

     接下來的日子,京城世家里的小媳婦們,在李錦榮、吳靜的游說下,刮起一場下注的風。

     京城的茶樓酒肆,勾欄象棚跟著下注的人更是數不勝數。

     太子從金瑞那里得知賭注之事時,正在喝茶,“噗”一聲直接笑噴了。

     金世子跟著笑道:“想不到,晉王也有今日。”

     太子笑一陣后,直起腰來說道:“看來,二哥追妻的路漫漫了。老四那邊怎么樣?身子好些了嗎?”

     金瑞垂著手,搖搖道:“腳還不能下地,太醫說,陳王右腳的腳筋被斬斷,就算醫好,走路也會跛。”

     太子點點頭,“能保住一條命,已經很好了,跛就跛吧。”

     金瑞點頭道:“也是,當時傷得那么重,在下還擔心他挺不過來的。”

     太子微微點點頭,說道:“老四平時有些不著調,但在大事大非面前,還是很清醒的。

     那日,見大長公主的人朝我動手時,他奮力撲向丁尚庭。

     到是二哥,好在二嫂將他留在王府。

     否則,這回,他會拖上晉王府走上大長公主那條路。”

     金瑞笑道:“晉王能娶到晉王妃,是他的福氣。”

     太子點頭道:“所以,讓他追妻之路困難點,沒有什么不好。”

     金瑞一臉憨笑的問道:“殿下,那咱們要不要買幾注?也湊個熱鬧。”

     太子笑著搖頭道:“下注就算了,月兒她們不是買了嗎?給二哥找點事,

     別讓他那么容易得到二嫂的原諒。不能讓月兒她們輸了?”

     金瑞愉快的點頭應下,:“好。”

     朱府,晉王支使著錚哥兒與星姐兒外院內院的跑,使盡渾身解數討朱彤歡心。

     他萬萬沒想到,這邊,朱彤還沒有應下,那邊,已經有許多難事等著他了。

     晉王每日從晉王府去朱府,風雨無阻的跑了兩年。

     看得汪夫人心軟,幫著晉王一起勸朱彤。

     再加上星姐兒與錚哥兒心痛晉王,幫著晉王說情。

     朱彤才點頭原諒他,與晉王一道回晉王府。

     朱彤回晉王府這天,晉王像娶新娘子一般,用八抬大轎來迎接她。

     晉王還厚著臉皮去請呂哲,金瑞,秦風陽,楚王來為他做見證。

     這兩年,晉王被金瑞,呂哲整了無數回,一來二往的,到是讓眾人對他大為改觀,愿意接納他。

     轉眼又過五年,在東宮的賞花會上,李錦榮挨著吳靜坐到白如月的下首。

     李錦榮隔著吳靜伸頭問道:“太子妃,咱們說好的,一道回青城去看看。你說,咱們趁著春|暖|花|開的時候回去一趟,怎么樣?”

     吳靜笑著搶先道:“殿下那般粘太子妃,怕是不會同意吧。”

     李錦榮撇著嘴說道,“殿下也該給太子妃些空間不是,太子妃嫁給殿下八年時間,前后生了五個娃了,太子妃不能只生孩子,還得有點自己的生活吧。”

     吳靜捂嘴笑道,“就是有五個孩子,太子妃才走不了呀。

     太子妃要走了,孩子怎么辦?

     你別說太子妃,這七八年的時間,你不是也生了四個孩子。

     你拍拍屁|股走,唐大才子還不瘋了?”

     提到孩子,李錦榮簡直要抓狂,“我就是想躲出去,躲躲清靜,天天面對一幫子磨人的小家伙,我要瘋了。”

     白如月來了興致,說道:“我回頭跟殿下商量一下,咱們出去轉轉。

     先去青城,然后轉到杭城,到杭城去看看四嫂,從杭城轉到揚州,去揚州看看巧眉,再從揚州回京城。”

     太子有意栽培白啟力,讓他去下面歷練。

     四年前,給白啟力點了外任。如今,白啟力在杭城任知府同知。

     而巧眉,當初隨趙四去揚州。

     后來,白如月讓趙四留在揚州管南邊的生意。白如月便有七|八年沒見到巧眉了。

     吳靜扭頭看向白如月,“若是按太子妃的計劃,陽春三月出門,怕是寒冬臘月才能回京城了。”

     白如月朝吳靜眨眨眼,笑道:“嗯,我就是這么想的,出去游玩些日子。”

     吳靜點點頭,“好到是好,就怕殿下不放人。”

     白如月笑道:“別擔心,殿下會同意的。”

     李錦榮見白如月點頭了,扭頭問吳靜道:“靜姐姐,你與我們一道嗎?”

     吳靜想了想,搖搖頭道:“我就算了吧,我不像你們,家里有人幫忙。王府里一堆堆事,我走不開。”

     四年前,汝南王妃舊病復發,醫治無效離世。

     汝南王妃去世后,金瑞與吳靜守了三年孝,去年剛出孝期。

     原本太子比金世子晚兩年成親,如今太子四個兒子,一個女兒。

     金瑞才一女二子。

     出了孝期后。金瑞與吳靜便忙著造|人活動。

     也不知是不是心急了,一年了,吳靜的肚子總不見動靜。

     李錦榮瞄一眼吳靜的肚子,直言不諱的說道:“真是府里的事讓你走不開?不是因為你肚子里有了?”

     說到懷孕的事,吳靜轉頭看向白如月,“太子妃,我怎么就懷不上了呢?是不是得了什么毛病?”

     白如月張口“呸”一聲,然后說道:“好好說話,你好好的,能得什么毛病?

     回頭請楊太醫給你把把脈,你自己也放寬心。

     有些事就是這樣,有心栽花花不開,無心插柳柳成蔭。你放寬心來,說不準很快就有了。”

     李錦不解的問道:“靜姐姐,你急什么?你又不是沒有子嗣,你有多多,有三火,有三石。”

     吳靜瞥一眼李錦榮,說道:“我能不急嗎?你如今三個兒子一個女兒。月月兒四個兒子一個女兒。我才一個女兒兩個兒子。”

     李錦榮見吳靜急了,笑著說道:“三個,好像是有點少。我家四個了,青云哥還說要向太子看齊,不能在生孩子上落后了。這事,要怨,得怨太子妃,她干嗎生那么多?”

     白如月被氣笑了,無語的攤攤手,“我也是被逼的,好不?我要不多生幾個,那幫臣子天天以皇家的子嗣為由,想著法給殿下塞人。”

     “誰又給殿下塞人了?”吳明慧放下手中的葉子牌,轉身問道。

     白如月笑著說道:“三嫂你專心打牌,我們說笑呢。”

     唐儀接過話來,“明慧,到你出牌了。你們呀,別操心太子妃的事,殿下將她寵成眼珠子,哪家敢塞人來礙太子妃的眼?

     如今,全天下的人,誰不知道殿下只寵太子妃一人?”

     吳明慧笑著說道:“也是。”

     一眾人在東宮吃過中飯,才告辭離去。

     白如月送走眾人,開始琢磨外出的事。

     夜里,白如月與太子一番纏|綿后,白如月依|偎在太子懷里輕聲說道:“爺,臣妾想出去逛逛。”

     太子捋著白如月的頭發應道:“好,明兒爺陪你去。”

     白如月抬頭看一眼太子,有些心虛的說道:“爺,臣妾想回青城去看看。”

     太子的手一頓,低頭緊張的看向白如月,“什么?青城?月兒想拋下爺跟孩子,一個人去青城?”

     白如月見太子神色緊張,忙解釋道:“爺誤會了,爺與孩子們是臣妾最重要的人,臣妾怎么會拋下?臣妾就是想青城了,想回去看看。臣妾去轉一圈就回來。”

     太子脫口說道:“那爺陪著月兒去。”

     白如月愣一下,撐起身來看著太子說道:“這怎么成?爺是儲君,每日有那么多公務要處理,哪能出遠門?”

     太子伸手將白如月摟到懷里,柔聲說道:“月兒不用擔心,有父皇在呢。”

     白如月抬頭看向太子,擔憂的說道:“可是,這樣父皇得多累呀。”

     太子輕輕的拍拍白如月的肩,寬慰道:“月兒不用擔心,父皇還不到六十,累不著。況且,有晨曦陪在父皇身邊,真有什么事,晨曦知道怎么處理。”

     白如月迎著太子的目光,“晨曦才八歲,他懂什么?”

     太子抿嘴笑道:“月兒,你八歲時,已經能做許多事了,你不能小瞧晨曦。

     晨曦可是在父皇懷里長大的,兩歲不到,就被父皇抱進御書房,三歲不到就被帶著上早朝。

     近半年,父皇與相公們議事時,在做決斷前,父皇總會問問晨曦的意見。”

     白如月震驚的看著太子,“爺,父皇這是要做什么?”

     太子說道:“父皇對爺說過,他要好好培養晨曦。”

     “好吧,臣妾明白了。”白如月輕聲回道。

     太子摟著白如月說道:“月兒放心,晨曦擔得起。不早了,咱們早些睡吧。月兒想出去走走,爺來安排,爺陪著月兒去。”

     白如月點頭道:“好吧!臣妾等爺做安排。”

     隔天,早朝后,太子徑直回到東宮,對白如月說道:“月兒,父皇同意咱們出行了,你讓尋雙她們收拾箱籠,咱們后日出發。”

     白如月沒想到這么快,興奮得跳起來,驚問道:“真的?”

     太子點點頭。

     白如月轉頭對尋雙道:“你去趟唐府,讓小榮兒收拾行裝,咱們后日出發。”

     太子說道:“不用去了,青云已經回府去安排了。”

     白如月詫異的看著太子問道:“唐大才子也去?”

     太子點點頭,“晨曦也去。父皇說,讓晨曦帶著他的人去歷練歷練。

     只是,晨曦不與咱們同行。

     青云是晨曦的老師,青云帶著小榮兒與晨曦同行。

     月兒與小榮兒到青城再匯合。隨后,小榮兒隨咱們一道,青云隨晨曦去別的地方。”

     白如月了然點點頭。

     于是,白如月與太子在陽春三月里出發,先去了青城。

     到青城后,白如月帶著太子、晨曦去祭拜了白家列祖列宗,還去青城山上香,看日出。

     小榮兒記掛孩子,從青城直接回京城。

     太子陪著白如月去了杭城,看望白啟力一家。

     白啟力一家陪著白如月與太子回到湖洲,祭拜了外公外婆。

     從湖洲離開后,白如月與太子去了揚州。

     趙四得到信,與肖玉和一起帶著家人迎到十里外。

     巧眉見到白如月淚流滿面、喜極而泣。

     白如月與太子在揚州住了一個月后離開。

     隨后,太子帶著白如月游歷了許多地方,直到寒冬臘月才回到京城。

     此后,白如月愛上在外游玩,每隔兩年,太子便陪她出來游一回,順便看看各地的鋪子。

     “爺,我喜歡看繁華喧囂的街道,覺得到處是生機,到處是商機。”

     太子摟著白如月,“嗯,爺陪著你看。

     白如月收回目光,抬頭朝太子笑道:“好,謝謝爺!咱們游得差不多了,回京吧。”

     太子點頭,“好,聽月兒的!”

     雖然很不舍,就到這里吧,合上文檔,月兒的故事就此完結。

     感謝大家一路的陪伴與支持。

     一月中旬開新文,咱們新的故事再見。

     祝大家新年快樂,闔家歡樂!我愛你們!

     ------題外話------

     感謝書友:603木頭人,741963zl,1803741226,五味子和川芎,Daisy-Li,15773752402354986,wzzhy的月票,謝謝你們,感謝大家的支持與鼓勵!

     萬分不舍,木木再次感謝大家的陪伴!咱們下個故事再見。www.vnwx.net
如果喜欢《重生之商女王妃》,请把网址发送给你朋友。收藏本页请按 Ctrl + D。
目錄
返回頂部